案例分析

这6件重点督办建议如何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

来源:最高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9/03/10   点击:264次

这6件重点督办建议如何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3月8日下午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栗战书委员长向大会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这份报告指出,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代表提出的7139件建议中,有192件被确定为重点督办建议,其中,有6件涉及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由最高人民法院牵头办理。

这6件建议提出了什么内容,最高人民法院是如何办理的,又对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6件重点督办建议被确定

栗战书在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强调,过去一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健全代表建议办理工作机制,代表提出的7139件建议、批评和意见全部办理完毕,所提问题得到解决或正在解决的占76%。确定的20项重点督办事项共涉及192件具体建议,交由36家承办单位重点办理,有关专门委员会加强督办,有力推动了相关工作。

记者在报告附件中发现,“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被列为重点督办事项,由最高人民法院牵头办理。

记者获悉,201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将湖北团张凤英代表、湖南团刘德辉代表、山东团王士岭等15名代表、黑龙江团孙斌代表、江西团冯帆代表、北京团阎建国代表提出的涉及基本解决“执行难”的6件建议确定为重点督办建议,由最高人民法院会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单位办理。

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被确定为重点督办建议牵头单位。

将代表提出的成熟做法在全国推广

2017年11月的一天,山东省蒙阴县人民法院举行执行案件第三方监督评价会,对基本解决执行难阶段性工作进行监督评价,还特意邀请全国人大代表、山东兰田集团董事长王士岭等代表参加。

这次评价会给此前就在执行现场亲眼见证执行工作不易的王士岭留下了深刻印象。

4个月后,到北京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王士岭等代表把蒙阴县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第三方监督评价机制写进了建议。建议中阐述了该项机制的工作方式和成效,并提出建议在全国予以推广。

又过了3个月,2018年6月,王士岭又来到北京参加座谈会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等单位专门听取了代表们对该机制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蒙阴法院的第三方监督评价机制已趋于成熟,在全国予以推广。

2018年6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组织开展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巡查工作,对全国法院进行三轮巡查,并委托中国社科院牵头的第三方评估机构通过数据采集、案卷评查开展评估,确保扎实推进各项工作,进行客观评价。

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在邀请提出建议和关注执行工作的代表参加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视察活动、参观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同时,还指导各地法院邀请代表参与见证执行,参加第三方评估。

这让王士岭感到“非常欣慰”,他告诉记者,对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的办理态度非常满意,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专门成立办理工作领导小组,专门制定办理工作方案,扎实推进代表建议的落地。

2018年10月20日,王士岭在山东省临沂市参加了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主办的“带着两微说执行”系列执行普法活动。活动结束后,王士岭告诉记者,通过观摩执行、聆听法官普法宣传,清晰地感受到了法院执行工作的力度和为了解决“执行难”而付出的努力,通过形式多样的普法活动,也能让群众更直观地了解、认识执行工作、支持执行工作,树立诚信守法的良好意识。

推动强制执行立法

2018年6月,北京已渐渐炎热,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召开重点督办建议座谈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络局、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发改委等9家单位参会。和王士岭一起坐在代表席上的,还有提出建议的张凤英、刘德辉、冯帆等代表。

此次会议进一步听取了代表们提出建议的具体考虑,最高人民法院通报了代表建议的办理进程,各部委交流了协办工作的具体安排。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云梦县农业局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农艺师张凤英带来的建议中提到了“拒执追罪难启动”的问题,她建议完善执行法律体系,从法律层面完备强制执行措施,堵塞被执行人逃避执行的漏洞。

最高人民法院近年来出台了二十多部执行司法解释及规范性文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执行工作推进中遇到的实践问题,有效堵塞了部分被执行人钻法律空子逃避执行的渠道。

记者发现,在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附件中,民事强制执行法被列为“需要抓紧工作、条件成熟时提请审议的草案”。这表示,作为关于执行工作的专门法律,民事强制执行法草案或在今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多部门联动全社会参与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孙斌鸿源农业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孙斌在建议中提出了7点对破解“执行难”的建议。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执行工作是人民法院工作的重点和难点,执行工作的顺利完成,有利于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提高公众对法院的信心,有利于捍卫法律的权威和尊严,他非常关注。

孙斌提出,要加强各部门联动,增强强制执行针对性。而全国人大代表冯帆也提出,为切实解决执行难题,要建立社会化协同执行机制。

人民法院一直在行动。最高人民法院持续完善网络查控系统,截至2018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与公安部、民政部等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的不动产、存款等16类25项信息,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和相关信息的有效覆盖,基本实现对被执行人主要财产形式“一网打尽”。

与此同时,还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加强合作,落实11类150项惩戒措施,彰显信用联合惩戒机制威力,让失信被执行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关注重点、难点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阎建国提出了关于运用大数据推动解决执行难的建议。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了关于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的报告。周强表示,人民法院坚持创新思维,加快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加强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在执行工作中的运用,优化升级各类执行信息化系统平台,让现代信息技术更好服务保障执行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刘德辉则关注如何解决施工企业工程欠款的执行难问题。这是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中的一个重点、难点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一直致力于解决好此问题,通过完善制度规范,保障施工企业合法权益;加大执行力度,妥善办理工程欠款执行案件;加强金融监管,探索建立工程款担保制度。

人民法院工作,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参与与配合,也需要代表的关注与帮助。

在办理这6件建议的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将建议办理工作与人民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重点工作紧密结合。最高人民法院作为主办单位积极发挥主体作用,广泛征求、认真研究、积极吸纳有关方面的意见,推动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重大进展。